马竞的防守反击如何击倒豪门

“面对这样难踢的对手,我对今晚球队的表现感到满意。我不太理解马竞的踢球方式,他们明明有实力踢出很棒的足球,但却一直收缩打防反。”

西蒙尼和麾下弟子自认为实力不如对手,如果来到客场还要对攻,那是自寻死路。而马竞主场也选择了“苟住”,无疑就是为远征安菲尔德之旅进行铺垫。选择不一样,实属正常。

克洛普的带队生涯当中,不是没有经历过以弱战强。2005~2006赛季,美因茨在当时欧洲联盟杯的资格赛中分别击败亚美尼亚的米卡足球俱乐部、冰岛凯夫拉维克足球俱乐部杀入正赛,第一轮就遭遇后来的冠军塞维利亚,惨遭淘汰。很明显,美因茨面对塞维利亚毕竟实力悬殊,渣叔彼时还在练级,声望并未崇拜,不防守就没有别的出路。

当他在多特蒙德获得成功以后,很多人都认可了他带来的一股清流“德国的全攻全守足球”,这建立在非常强的整合能力之上。连续在2010~2011、2011~2012两个赛季,连续五次击败拜仁慕尼黑(德国杯决赛),以及2012~2013赛季欧冠半决赛痛击银河战舰,让克洛普对“多特蒙德能和任何对手对攻”这一自我判断深信不疑。当然也有很多人都看到了他的队伍缺乏弹性,海因克斯就是其中“最特别的那一个”。

当时的克洛普不会主动选择防反,就算是欧冠决赛。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海老公治下的的拜仁慕尼黑就在欧冠决赛上给渣叔来了一记闷棍,防守加长传反击的战术调整让多特蒙德猝不及防。这场比赛有特殊的背景路人皆知,大黄蜂那个赛季风头正盛,更衣室偏偏受到格策转会的影响,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这不是一场公平的对决。

当克洛普带着同样的战术、坐拥发挥更稳定的三叉戟,率领利物浦在2018~2019赛季拿到欧冠冠军,自己也在世界级名帅的水平线上黄袍加身、登堂入室,也许这个时候他更加认为,“是男人就不要怂,爽爽快快来刚正面”。

而且,这三叉戟每个人的职业生涯,同样是明珠暗投、怀才不遇。当遇到克洛普这样给予绝对信任的恩师,立刻爆发出无穷的化学反应,成功扫荡了欧洲。

谁都知道,足球世界的发展历程当中,进攻一直是主旋律,防守一直是战略后手。但防住以后,随之而来的凌厉反击,是以小博大、一本万利。把“进攻赢得比赛,防守拿下冠军”这一论断奉为圭臬的信徒不在少数,偏偏西蒙尼就是这样的教练——就算是球员时代,西蒙尼也是阿根廷国家队当中最懂得防守的核心人物。比起渣叔,西蒙尼的球员时代可是风光得多,痛苦当然也更大。

从比萨俱乐部(1990年意甲)到塞维利亚、马竞、国米、拉齐奥,再回到马竞,西蒙尼看够了“买买买”的潇洒,他本人则深受防守至上的战术熏陶,自己更是身体力行;国家队层面,作为防守大将的西蒙尼“命运多舛”的程度比其他同行只高不低,大赛当中防守不力带来的苦头形成了连绵不断的精神折磨:1994、1998、2002年三届世界杯,阿根廷进攻不可谓不犀利,94年更是球王压阵、前有战神,小组赛首战之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夺冠只是时间问题——偏偏连续三届折戟,简直是创深痛剧。直到他当上主教练,开始明白自己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会导致结果可能不一样的,防反对于他来说就是最经济、最直接的战略方向。

面对利物浦三叉戟,以及疯狂助攻的双边后卫,马竞不打防反还能打啥?马竞的确“有实力踢出很棒的足球”,也拼命地出产神锋,但并不等于比赛就能100%获胜。尤其看到巴萨上赛季欧冠半决赛对利物浦,主客场先赢后输,简直是最好的反面教材。特别是客场和红军对攻,梅西传出三个身后球无一人射中——

换了马竞,90分钟常规时间内是否能创造出同样多的机会?是否能保证绝对把利物浦淘汰?西蒙尼不会做这么激进的决定。别的不说,以马竞本赛季的守转攻效率,市级比赛里根本扛不住利物浦三叉戟加三中场的高位逼抢,于是老老实实收缩砌好两堵墙,扬长避短。

也许英超一路疯狂碾压,让克洛普觉得只有欧冠卫冕、拿到双冠王才是赛季重点;也许在他眼里,配得上一战的应该是“欧冠big4”,而不是去年的热刺或者今年“很难对付”的马竞;也许在他眼里,本赛季双冠到手之后他就可以功成身退,去执教德国国家队,趁着这股东风拿个世界杯冠军,就写进历史了……

说克洛普输不起,那断然不至于,笃信攻势足球的渣叔和穆里尼奥很类似,底层出身、志存高远,一朝功成还不足以证明自己,必须连续获胜。对于一个理想主义者而言,拿到大耳朵杯只能算是事业进入正轨的开端,必须像弗格森那样,豪门靠我一手中兴,而且不是那种大手大脚地花钱,才足够冠冕。他没有瓜迪奥拉那样四处布道的执着,对豪门长年累月四处挥舞支票簿让别人无路可走的行为也不以为然;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赢,通过一场场荡气回肠的胜利,和领奖台、观众席上的众人道贺,证明克洛普自有生存之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