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体育中考“指挥棒”(校园体育观察)

习总书记强调,“要坚持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加强学校体育工作,推动青少年文化学习和体育锻炼协调发展”。落实这一重要要求,需要不断深化教学改革、全面改善办学条件、积极完善评价机制、切实加强组织保障,发挥以体育人功能,帮助学生在体育锻炼中享受乐趣、增强体质、健全人格、锻炼意志。临近暑假,各地各部门在加强、改进学校体育教育和青少年体育锻炼等方面多有尝试,本版为此推出“校园体育观察”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近来,各地陆续开展中考体育考试(以下简称体育中考),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中考加试体育,30余年来,这项学校体育评价机制的严肃性、科学性和权威性在调整和改进中不断提升,对于青少年体质健康和全面发展的指引作用越发显著。

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提出“推进学校体育评价改革”,要求“改进中考体育测试内容、方式和计分办法,科学确定并逐步提高分值”,为今后加强和改进相关工作指明方向。本报记者近日走访考场、校园并采访业内人士,就如何进一步用好体育中考这根“指挥棒”进行探讨。

“颠球、绕杆跑、传接球、射门,45秒完成。”广州市五中滨江学校初三学生李慧,在今年体育中考中选考足球,拿到满分15分。介绍经验时,她归功于日常锻炼:“每天上学会安排约30分钟的锻炼时间,放学后跑800米,周末抽2小时练足球。”

5月,广州市体育中考顺利开考。今年是“三大球”作为二类选考项目的第二年,选择足球的考生占大多数。数据显示,全市今年共111464人参加体育中考,98547人选考足球,与此对应的是,该项目去年有56892人选考。据介绍,足球项目主要考核学生的基本球性和基本技能,满分标准为男生在47.3秒内完成,女生在49.3秒内完成。

“很多学生在小学就接触了足球,到了初中也会优先考虑从事该项目。”广州市黄花小学体育老师何国生说。据介绍,今年广州市体育中考分两部分,一类项目为长跑、游泳二选一,二类项目为跳、投、球3类8项选2项进行考核,加上初中3年的体育素质综合评价,共计70分。很多考生长期参与足球运动,选择其作为考试项目的人数也就居高不下。

“广州市作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有深厚的足球底蕴和浓郁的足球氛围。”广州市真光中学体育老师查锋认为,足球考生的高比例,源自近年来全市在校园足球的师资、场地、教学上下的功夫。据统计,广州市1576所中小学校中,已创建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236所、省级校园足球推广学校270所、市级校园足球推广学校1020所。

“设置‘三大球’考核项目,有利于学生掌握专项运动技能,培养团队意识、规则意识。”广州市教育局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处处长林海英说,足球考核是一套连贯动作,“这样可以避免为应考而练习单一动作的情况,也能让学生了解技术动作之间的联系,全面学习掌握这个项目,体会运动乐趣”。

云南省2023年将迎来体育中考满分提至100分的第一届考生。近年来,学校体育教育和考试内容颇受关注。

2019年,云南省教育厅对体育中考总分、项目、计算方法等进行调整:2023年开始,中考体育满分由50分增至100分;七至九年级体育测试成绩按20%、40%、40%计入总成绩;考试内容分为基础体能测试、专项技能测试、体质健康监测3个部分以及竞赛加分项。

曲靖市麒麟区第七中学初二学生吴思怡,小升初第一年就赶上了体育中考改革。每学年的体育测试要计入总成绩,还增加了大量专业运动项目选修课,可小姑娘没觉得“增负”,反而在篮球项目上得到更多运动乐趣。

“现在陪我打球的女同学越来越多了。”吴思怡从小喜欢篮球,但几乎找不到同龄女孩一起打球。在篮球成为体育中考选考项目后,不少同学开始接触并喜欢上这项运动,吴思怡多了“球友”,课余能时不时地约上一场球。

学生玩得开心,却忙坏了麒麟区第七中学音体美教研组组长余强佑。讲起近些年体育教育的变化,他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课时增多、类别丰富:课上组织学生练完中长跑,休息间隙,排球就分到了学生手里,还要逐一指导抛、颠、传等动作;下节体育课,则是篮球和羽毛球教学;大课间,学校还集中安排了坐位体前屈、立定跳远等训练项目。“总体来说,相比改革前,学生掌握的体育项目更多了,熟练程度也有所提升。”余强佑说。

“以前存在初三考前突击练体育的情况,现在考试实际上从初一就开始,有助于引导学生尽早养成运动习惯。”曲靖市教育体育局竞管和青少年体育科科长李如华说,“不过,目前城乡、校际办学条件还有差异,有的学校体育师资力量不足,有的学校短期内缺乏相关硬件条件,后续还要进一步补齐短板,循序渐进推进体育中考改革。”

在业内人士看来,“推进学校体育评价改革”,发力方向主要在考核内容和评分机制两个方面,而改革的目的,还是要践行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

体育中考的初衷是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考核内容应从孩子的兴趣出发。据中国教科院体育卫生艺术教育研究所所长吴键观察,近10年来,越来越多地方将“三大球”等集体类运动项目列入体育中考选考项目,有的还被列为必考项目,“这是一种好的现象,毕竟集体类项目锻炼价值较高,也更受学生欢迎”。

广东省学校体育创新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庄弼介绍,广州体育中考足球成为热门选考项目,一方面与近年来足球改革深入开展,校园足球被置于重要地位有关;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各地对球类项目的师资和场地等条件建设较为重视。这也提醒各地,“要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体育工作,要继续在师资培养、教学资源等方面发力”。

通过加强、改进体育中考,完善、健全这一评价制度,能引导学生更为主动地参与体育锻炼。在吴键看来,云南推出满分100分的体育中考是一个大胆而有益的尝试,“这大大强化了体育学科的重要性,与新时代课程改革目的是一致的”,但也应注意,“相比考试分值多少,更重要的是把握体育成绩的总分占比”。

首都体育学院教授钟秉枢参与了教育部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修订工作。在他看来,“云南体育中考满分调到100分,是一种提高体育中考影响力和重视程度的尝试,值得借鉴参考。”据介绍,和云南一样,陕西、北京等地体育中考都由两部分构成,平时的过程性考试和现场统一考试,现场统考又包含体能测试和技能测试两个方面。未来要科学确定并逐步提高分值,“应该把体育中考纳入综合素质评价、学业水平评价,还要科学均衡这两部分、两方面成绩的占比。”钟秉枢说。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30年要实现“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达标优秀率25%以上”。对此,庄弼建议,今后还要更加重视体育教育的教学内容与考核内容的衔接,“‘新课标’颁布后,希望能引导学校体育从‘考什么就练什么’转向‘教什么就考什么’。让体育中考成为实现目标的重要手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