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现在的网球不好看 怀念网坛坏孩子

但是对网球运动而言,现在真是好孩子一大堆,坏孩子几乎没有。拿老的天王来说,无论是当年坏孩子的标准桑普拉斯和阿加西,现如今已经不问“网”事,阿加西现在更完全是注重家庭的好好男人。别了,新闻素材最好制造着萨芬,因为有人曾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巧克力是什么滋味,你也永远不知道萨芬在夜总会里搂的下一个女孩是谁。”缺乏这样的花花体裁,恐怕哪些网球狗崽们已经失业。总的来说,现在的网球比赛还不够好看,原因就在于坏孩子太少。网坛制造坏孩子的速度远不如辣妹的肚子,这大概是网球这项运动与足球最大的差别。

不仅坏男孩少了,女子网坛的坏女孩也不见了。好不容易有个辛吉斯尿检呈阳性,结果别人先退了。确实,女子网坛如今正进入了一个平静却也乏味的“和平年代”–相互之间的嘲讽甚至谩骂比过去少多了,疯狂的“网球父亲”也慢慢淡出了前台;至于像1997年美网半决赛上斯皮尔莱亚在换边时冲撞大威那样的精彩场景更已绝少看到,在那次事件后,一心为女儿出气的老威廉姆斯将罗马尼亚姑娘斥为“一只肥大的白火鸡”。

女子顶尖高手们同样感受到了这种变化,海宁就表示:“现在和几年前确实不同了,球场上依然有争斗,但赛场外的气氛则比过去平和了许多。”而在毛瑞斯莫看来,这得益于如今的球员更善于使用面具保护自己:“她们当然仍有着强烈的观点和个性,但她们已不再像过去那样愿意在公众场合畅所欲言了。”

球员们能够和平相处固然很好,但同时,这也令女子网坛失去了很多戏剧元素。体育画报的网球专栏作家约翰·维特姆就说道:“以往的女子网坛充满了死对头、父女矛盾和种族冲突,就好象是一出肥皂剧,每个人都有一个精彩的角色。而如今呢?德蒙蒂埃娃也许是一位亲切宜人的好姑娘,但很多人却正因为如此而缺乏进一步了解她的兴趣。”

想当年辛吉斯、威廉姆斯姐妹以及卡普里亚蒂争夺霸权的时候,人们常常形容,她们强烈的“自我”简直比网球场还要大。而如今的顶尖高手,就好象本周纽黑文站的赛事总监安妮·沃切斯特说的那样:“毛瑞斯莫和海宁都非常友善聪明,但她们在面对公众与媒体时还都显得有些害羞,放不开自己。”NBC和CBS的网球评论员玛丽卡里罗尝试用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如今的球员只关心自己银行帐户数字的增长,她们对于赛事以及网球运动推广的冷漠态度,最终会损害到她们自己的利益。”

但是网球需要坏孩子!在麦肯罗退出公众视野多年,出道时不羁的阿加西已被格拉芙调教成谦谦君子后,那种摔拍子和夺冠一样出众的个性选手,已经像无污染的食品一样稀少了。网坛需要坏孩子,就像足坛不能缺乏坎通纳,退役多少年了我们还是怀念他的少林功夫。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NBA,有点蔫坏的奥尼尔,在球迷中的支持率就永远超过老实得像块面饼的邓肯。

现如今,我们只能叹一声–网坛的“坏孩子”和“问题孩子”们都到哪里去了?有了他(她)们,可能会整天吵到让人心烦;可没了他(她)们,网坛又实在太没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