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课没少体质咋难改善?

扬州网讯 从本周开始,全市中小学生“冬季阳光跑操”正式启动。到今年,这一活动已是第五届。

下面两份调研结果,或许会为冬季跑操的必要性给出“合理”的答案:根据《2010年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大学生身体素质继续呈现缓慢下降;视力不良检出率继续上升,并出现低龄化倾向;肥胖检出率继续增加;龋齿患病率出现反弹。而近期,民革扬州广陵支部的一项中小学学生体质健康调查结果也与这项全国范围内的报告“异曲同工”:扬州的孩子与全国各城市的孩子一样,普遍存在肥胖、超重、营养不良等情况,在爆发力和耐力素质方面表现较差,近视率持续上升。

由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卫生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科学技术部、财政部共同组织的第6次全国多民族大规模的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日前有了结论——《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青少年体质问题再次引起社会关注。

报告中有些“上升”数据,称学生体质与健康状况总体有所改善。如调研结果显示,我国城乡学生的身高、体重和胸围等生长发育水平继续呈现增长趋势;肺活量在连续20年下降的情况下,出现上升拐点;学生的营养状况继续得到改善;7至18岁中小学生爆发力、柔韧性、力量、耐力等身体素质指标持续下滑趋势开始得到遏制。

但“不升反降”的数据也存在:调研结果显示,19至22岁年龄组除坐位体前屈指标外,爆发力、力量、耐力等身体素质水平进一步下降;各学段学生视力不良率仍然居高不下,低年龄组(如7岁)视力不良检出率增长明显;学生肥胖和超重检出率继续增加;与2005年相比,多数年龄组学生乳牙龋齿患病率、恒牙龋齿患病率出现反弹。

那么扬州的情况呢?民革扬州广陵支部9月底开展的一项《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报告》称:“我们通过卫生防疫部门了解情况,得到的结论是扬州的孩子与全国各城市的孩子一样,普遍存在肥胖、超重、营养不良等情况,在爆发力和耐力素质方面表现较差,近视率持续上升。”我市学生体质问题,也不容忽视。

本周开始的中小学生冬季跑操将延续至明年4月28日。根据通知,各中小学校学生将在每天上午体育大课间时段进行跑操活动。其他体育活动课时间,各校还将分别组织学生开展做广播操、打太极拳、跳绳、踢毽等体育活动。记者采访了解到,学校的体育活动其实一直没减少过。

“每天上午8:18许,我们都会进行冬季长跑。”汶河小学的冯校长告诉记者。考虑到冬季的天气比较寒冷,学校的早操已经取消,取而代

之的是每天的长跑。在育才小学记者了解到,只要不是下雨或特殊情况,学校每天都在组织长跑运动。记者从市区多所中小学了解到,冬季来临,很多学校都将早操改成了长跑运动。

不过,工人新村小学体育教师李大勇却对市区学校现阶段所开展体育运动的现状“不大满意”,“我们调查过一些学校,有些是硬件原因,有些是组织问题,体育活动并没有很好地开展。”李大勇称,“通过对调查表的统计分析,我们发现,城区的学校基本上都能按规定设置并实施体育课,绝大多数的体育课还是能够保证的(在每周能上几节体育课这一选项中,90以上孩子给出的答案是3-5节)。”

今年9月开始,民革扬州广陵支部开展了一系列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李大勇参与其中。“总体而言,学生对体育课兴趣浓厚,但是,随着年级的升高,孩子对体育课的兴趣却随之下降(是否喜欢上体育课这一项,有10的学生选择了不喜欢,而且都是五六年级的学生)。”

“在体育活动课程内容方面,总体显得比较单调。100学生选择了跑步和跳绳,而球类项目中,有不到10的学生选择了篮球,足球、排球、单、双杠器械攀爬类、跳山羊等项目选择的同学为0。最基本的垒球这一项居然也有超过50的学生没有选择。”

得出学生“不爱体育运动”的结论让李大勇有些惊讶,原因在哪里?在随后的调研结果中,他们找到了答案。

“我们实地赴某校调查了一节体育课。这节课是上午第三节课,由于在操场上上体育课,活动课的班级较多,该校约1000平方米的场地上站满了学生。学生们有的在跑步,有的坐着,有的站着,还有几个在跳绳,更多的孩子是三五成群地打闹玩耍,明显缺乏组织与管理。”

随后,李大勇等又调查了城区几所小学的校舍与生均占地面积,其中,某小学的生数接近5000人,而活动场地是6000平方米,生均面积只有1.3平方米,而最小的一所学校生均活动场地只有0.94平方米,均远低于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办学标准规定的4平方米的标准。“据了解,城区部分学校的班级生数达到甚至超过55人,一个年级能达到15个班级甚至更多,形成了生源超大规模学校。”

“第二个问题是,学校对学生的体育活动缺乏有针对性的、能吸引学生兴趣的课程设置,这或许是学校因为场地原因无法更好地开展体育活动,学生太多,相互干扰太大,也有可能是现在小学方面体育课基本上以‘不出事故’为宗旨,基本已取消了铅球、双杠、跳箱等具有一定风险的课程内容,但现在的孩子个性较以前有了很大的发展,随着年级的升高,对体育活动的要求应该也越来越高,从‘保安全’出发设置的课程内容,自然吸引不了学生兴趣。”

那么,本来以提高学生体质为目的的体育锻炼,到底该如何进行?怎样才能“有用”。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张倩楠告诉记者,送孩子去新加坡读幼儿园的深圳家长,她接触的不止这一例,曾经也有家长前来咨询孩子去新加坡读幼儿园的诸多事宜,不过最终因为该家长要辞掉工作等影响才没有成功。 “这几年在深圳确实出现了很小年龄出国留学的案例,因为孩子太小……

该找谁给学生当监护人呢?()专家称,确实没有的话那么可以找一个custodian,即委托监护人。学生的监护人必须给学生一份经过公证的合乎法律的声明。监护人可以由家长委派,也可以由申请人所申请的学校来安排(如约克公立教育局)。学校提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